首頁
招商
品牌
產品
資訊
企業
訂貨會
商機
展會
專題
麗人網首頁 > 服裝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威海迪尚青島環球觸“網”記:服裝外貿企業產業鏈上的驚險一躍
服飾編輯:十六
2020-08-10 17:11來源于:齊魯晚報網
分享:

 

  威海迪尚青島環球觸“網”記:服裝外貿企業產業鏈上的驚險一躍

在李克強總理來到海爾和山東省召開工業互聯網報告會后,卡奧斯COSMOPlat幾乎被“踏破門檻”。工業互聯網如何給給傳統企業賦能?來看在紡織服裝產業鏈轉移大潮中的環球服裝廠和威海迪尚的故事。

  7月24日,卡奧斯COSMOPlat紡織服裝生態總經理王曉鳳又一次來到位于膠州的環球服裝股份有限公司,敲定下一步改造方案細節。

  這家成立已經66年的服裝廠,是青島第一家被卡奧斯COSMOPlat改造的服裝企業。

  這家從1974年就開始接外單的傳統服裝企業,如今在服裝產業鏈向東南亞轉移的大潮下,正在苦苦找尋新出路。

  總經理吳筱杰在廠里已經干了39年,明年就到退休年齡了,但現在,她還在關注著董明珠的直播帶貨,尋找新的線上渠道;忙著和卡奧斯COSMOPlat紡織服裝行業生態子平臺仔細推敲下一步改造方案的細節,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改變這家66歲服裝廠命運的機會。

  訂單向東南亞轉移,躍遷風口在哪

  “訂單往東南亞轉移的浪潮,從2015年就開始了,2017年達到高峰,一萬件以上訂單已經接不著了,一單三四千件已經是大的了!”吳筱杰對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說,我們靠干外貿,干大訂單來支撐企業?,F在大訂單都去了東南亞,那里的人工成本月薪不到1000元人民幣,只有中國的1/5,怎么跟他們競爭?

  環球服裝的外貿訂單占到70%,其中歐洲單占70%,美國單占30%,不乏H&M、OTTO、Redcats這樣的大客戶?,F在,外貿客戶沒有變,但訂單結構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

  在產業鏈轉移的浪潮下,中國代工廠連騰挪的空間都沒有。吳筱杰說,外貿訂單連5%毛利率都不到,就掙個加工費。但在勞動力成本上,環球服裝4000元的月薪,已經很難吸引年輕人了,紡織服裝行業招工越來越難。

  市場正在發生劇烈變化。大訂單接不著了,而多種顏色多種型號的小批量訂單越來越多,這種“小批量快返訂單”對交貨期要求很高,東南亞企業目前還達不到要求。與此同時,在國內市場,個性定制趨勢越來越明顯。

  這種變化,同樣給了企業一個躍遷的風口。

  “我們要向小單快反這個方向轉,就必須改變現有生產方式,學會兩條腿走路。”吳筱杰說,外貿要往多品種小批量轉,國內貿易往個性化定制方向轉,建立起自己的女裝品牌。

  2017年,環球服裝開始謀求新出路。2018年,他們找到卡奧斯COSMOPlat,最終確定進行工業互聯網改造。

  環球在“微笑曲線”上躍升:最少一件起訂

  在環球的數字化生產車間,縫紉機的“噠噠噠”聲中,自動裁剪完成的面料和內襯被夾在車間上方的吊掛上,客戶信息和電子標簽掛在一起,在200道不同工序間自動流轉。人工裁剪已經被機器替代,投影儀把版型投影到裁床,機器自動裁剪,僅需2分40秒,一件定制西服就被裁剪成型。

  服裝自動裁剪場景,工作人員通過系統鎖定版型,投影儀將版型投射到裁床上的面料,由機器自動裁剪。

  以前做一件休閑裝,需要一道道工序傳下去,手工完成,很容易出錯?,F在,工人通過掃描電子標簽,終端顯示縫制工藝標準要求,完成后工藝卡和布料通過吊掛系統流轉到下一道工序,所有過程全程在線實時監控?,F在,從接單到采購、排產、生產過程,到倉庫管理,整個流程提高了25%的生產效率。

  量體到制版,以前需要一天時間,現在幾秒種即可搞定,這是因為有了“云鏡”。在這面大規模定制大屏前,三維量體專用軟件測量,采集用戶的總肩寬,中腰位,上臀圍等19個部位的數據。在屏幕上點擊,對面料、色系、領口、袖口等做出選定后,快速生成產品定制方案完成下單,將數據傳輸至車間進行制衣。

  經過第一階段數字化改造,環球服裝把多年來的積累的數據從紙上搬到云上,建立了一個擁有幾十萬個版型的龐大數據庫,這是實現自動量體,自動制版、自動選料的先決條件。如今通過手機APP也能夠實現自動量體。

  這個已獲得青島市認證的“數字化車間”,與想像中的無人車間有很大不同。服裝依然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在部分生產環節,機器無法替代人工,并且人工成本更低廉。

  但關鍵是,生產線經過智能改造后,小件接單能力得到極大提升。

  “客戶最看中這一點,交貨期短成了我們新的核心競爭力。“吳筱杰說,現在生產線可以隨意切換不同的小批量多品種訂單,最少可以一件起訂,發貨周期從一個月縮短到7天。

  這也是無數中國工廠在經過產業鏈轉移的痛苦洗禮后,具備了柔性生產能力,與東南亞勞動密集型服裝工廠有了本質區別。

  與此同時,環球服裝在卡奧斯COSMOPlat幫助下建立起大規模定制服務平臺,這個平臺對終端用戶的數據收集,使得環球服裝能夠準確抓住消費者個性化需求,有了打造自有品牌的能力,除了接定制工裝外,還建立起“英媛“這個女裝品牌。

  比起外貿大貨單,這種大規模定制訂單毛利率提升了30%。目前,環球服裝已經撤掉線下門店,業務全部轉到網上,內外貿加起來每個月服裝產能達到20萬件。

  今年疫情期間,美國訂單下降80%,拖累環球服裝整體銷量下降了15%-20%。但德國大客戶OTTO還在采用取郵購這種“古老”的銷售方式,躲過了疫情。借助于OTTO這個全球最大在線服裝和生活用品零售渠道商,歐洲訂單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在“微笑曲線“上躍升的每一小步,中國服裝企業付出了巨大成本。

  2019年,環球服裝產值突破2億,利稅也是千萬級別,但企業利潤卻很少。即便這樣,環球服裝還是和卡奧斯COSMOPlat簽下了工業互聯網改造大單。

  這一次,王曉鳳到環球服裝和吳筱杰梳理下一步倉庫改造方案。這套智能倉庫解決方案無縫對接定制訂單,通過自動分揀,直接對接順豐、申通等快遞公司,能讓倉庫減少4個工作人員,降低了用工成本。

  迪尚的進化之路:越南會不會成為世界工廠?

  產業鏈向東南亞轉移深刻影響到青島這座外貿服裝加工出口大市,當中國經濟切換到“以內循環為主”模式時,怎么個轉法,往哪個方向轉?

  “國內市場就這么大蛋糕,怎么搶肉吃?大家都在摸索。”吳筱杰說。但最起碼,要比對手更強壯更靈活。

  “從大形勢看,現在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一個人很難遇上一個歷史風口,遇上,就要抓住。”7月17日舉行的海爾內部會議上,張瑞敏這樣說。

  不管是人,企業,還是城市,在這個風口上,都在被重塑、被進化,被壯大。

  大年初二,新冠疫情把大家打得措手不及的時候,卡奧斯COSMOPlat創客緊急搭建醫用物資供需平臺,并快速迭代為企業復工增產服務平臺。

  受疫情影響,牛仔服裝外貿加工企業海思堡集團計劃緊急轉產,生產防護服、口罩等防疫物資,但一時找不到生產設備和原材料。

  卡奧斯COSMOPlat收到企業這一需求后,通過企業復工復產服務平臺,從全球供應商信息中篩查,為海思堡提供了原材料、核心生產線和設備等生產資源的調配,從提出方案到口罩和防護服落地投產僅用3天。

  海思堡集團負責人馬學強表示,海思堡曾在信息化和自動化道路上碰壁,在卡奧斯COSMOPlat助力下,實現了從大規模制造向大規模定制的轉型。

  各企業積累不同,現狀不同,面向市場不同,在工業互聯網改造中呈現出不同需求,路徑各不一樣。

  陜西偉志服飾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借力卡奧斯COSMOPlat大幅提升工廠的智能化、信息化水平,具備了年產6萬套個性化定制服裝的能力,現在已成為西北地區最重要的個性化服飾制造商。

  飛尼克斯,這是天津一家老牌服裝企業,在卡奧斯COSMOPlat助力下,對50余家服裝門店進行智能化升級改造,通過大數據、AI、云計算以及動態視覺展示設備、客流分析統計系統、RFID(射頻識別)盤存管理系統等的應用,讓顧客享受智能化的購物體驗,坪效提升了30%。

  威海迪尚,國內最大的服裝出口企業之一,這家以最初級的OEM代工起步的企業,2000年向ODM模式轉型,以自主研發設計帶動生產和出口,目前迪尚的產品銷往全球近一百個國家和地區,與迪尚合作的海外品牌客戶有400多家,2018年迪尚服裝貿易額達123億元。

  這樣一個為全球“量衣裁體”的超級工廠,為了追趕全球時尚,每月生產的新款樣衣高達數萬件,這就使迪尚面臨極速柔性供應鏈的挑戰:如何快速找到樣衣所需面料?樣衣生產完后如何高效精準地進行出入庫管理?客戶選中某款樣衣款式,如何“萬里挑一”,把它從掛了幾萬件衣服的樣衣庫里自動調取出來而不用人工翻找?

  在卡奧斯COSMOPlat助力下,迪尚的面輔料存儲中心和樣衣存儲中心進行了智能升級改造。接到樣衣所需面料數據后,在手持機或系統中輸入面料名稱,便會顯示面料所在區域位置,面料所在貨架的指示燈會亮起,引導工作人員前去取面料。

  7月底,迪尚定制改造的面輔料存儲中心和樣衣存儲中心正式完工。圖為樣衣存儲中心的雙層吊掛系統。

  1000平方米的樣衣存儲中心在引入雙層智能吊掛硬件設備后,現在能容納3萬件樣衣,存儲的衣服比原來多了一倍;3分鐘內可完成全部樣衣的自動盤點;客戶選中樣衣后,智能吊掛2分鐘內就能把這款樣衣轉出來,讓客戶現場定奪。

  打造這樣一個極速柔性供應鏈超級復雜。迪尚在向“微笑曲線”躍升的道路上已經走了20年,在數字化高潮迭起的時代又遇到卡奧斯。

  在中國服裝產業鏈向東南亞轉移的大潮中,不斷有聲音在問:越南會不會成為新的世界工廠?迪尚的故事告訴了答案。工業互聯網正在成為數字化時代的基礎設施,幫助中國制造形成新的優勢。

  工業互聯網不光為迪尚這樣輻射全球的超級工廠提供技術支撐,也在加速往中小企業滲透。

  山東是紡織大省,紡織服裝產業是全省5個萬億產業之一。中國紡織服裝研究院數據表明,山東紡織服裝行業的平均利潤在3%左右,江蘇和浙江平均8%。

  相比之下,南方省份對工業互聯網的認知要早得多。比如寧波鼓勵大企業牽頭做產業集群和產業園,給小微企業提供服務,達到省級標準補貼5000萬,達到市級標準補貼2000萬,通過政策引導企業抱團發展。龍頭企業積極性被調動起來后,主動找到卡奧斯COSMOPlat進行合作,在園區運營、中小企業改造上進行賦能。

  王曉鳳說,山東紡織行業聚集了大量中小企業,這些企業信息化水平覆蓋不到10%??▕W斯COSMOPlat打造了一款SaaS化應用服裝云MES,在不影響生產前提下,一周內完成部署,幫助企業實現全流程數字化管理。這種“輕量化”路徑,能夠快速、低成本、大面積復制,賦能中小企業。

  2020年上半年各城市經濟運行情況相繼公布。從半年報看,無錫、寧波、青島、長沙、鄭州五市經濟總量在12位到16位之間競爭空前激烈,成膠著狀態。而“工業增加值增速”這個關鍵指標,成了左右戰局的勝負手。

  這個時候,如何跑好下半年,工業是關鍵,工業互聯網更是機會所在。

 

 

 

齊魯晚報網 )
相關資訊
更多>>
資訊
  • 三天內
  • 一周內
  • 一個月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选遗漏